Shopping Cart
Your Cart is Empty
Quantity:
Subtotal
Taxes
Shipping
Total
There was an error with PayPalClick here to try again
CelebrateThank you for your business!You should be receiving an order confirmation from Paypal shortly.Exit Shopping Cart

My Blog

Blog

革命家特朗普(修订版)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7 at 3:22 PM Comments comments (1558)
【编注】作者叶隐,基督徒。作者并非见风使舵的川粉,而是在2015年4月,即已预判美国的保守主义回归,详情见前文。因上个账号被封,历史文章悉数消失。数篇关于美国大选的文章,将陆续补发,感兴趣者可参考历史记录及后续文章。作者曾经是坚定的杰弗逊主义者,多年在此立场上参与抗争。归信基督后,从新思考了此国的转型前景,将在《从杰弗逊主义者到基督徒》、《杰弗逊的后门和美国的前途》详述,此处不赘。对于中国的自由派,我的忠告:不要跟着堕落败坏的美国自由派指挥棒转。我在哪里,就要让哪里得自由,才是唯一正当的态度。
























                                               革命家特朗普


 一、商人 or 革命家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一个成功的商人。成功的商人,各有各的成功特质。但有一条所有人都必须遵守的黄金诫命:和为贵。
硅谷的坏小子拉里·艾里逊说:我获得成功是不够的,其他人还必须都失败。其实霸道总裁不时挑衅羞辱竞争对手,既有天性好斗的一面,也有哗众取宠博取关注的营销策略,挑衅对象都是精心筛选过的,他并不敢也没必要得罪所有人。在更霸道的总裁乔布斯面前,他就温顺得像一只小绵羊。
苹果可以气贯长虹地拒绝FBI破解恐怖分子开机密码的请求,对抗强权、无差别捍卫所有人的隐私权的道德勇气,博得了如潮喝彩。若在强国,即使想拒绝也需绵里藏针,卑辞婉转给足安全部门面子,绝不敢如此高调强梁。因为美国、强国各有各的政治正确,遇弱可傲娇可碾压,遇强还是要以和为贵。
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不惜与美国最有权势、影响力的精英及其海量粉丝为敌,政治界、金融界、科技界、娱乐界、传媒界、学术界大佬名流,少有遗漏地都得罪了个遍。特朗普自绝于几乎所有权力、金钱势力联盟和掌握舆论生杀大权、操纵民意的媒体平台,仅以自己的钱包为依托,以推特为阵地,竟然飓风般地逆袭成功。这既可看作颠覆传统竞选策略、技术层面的革命,也可以视为“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歪打正着撞了大运。
当他胜选后,开始大嘴对外,又挑衅、羞辱、蔑视了多个重要国家。国内、国外依然对他怀有一丝期待:但愿只是“小人得志”后暂时的得意忘形,当他就职后,多少会回归一点大国总统在策略、风度上的“正型”吧。当他在就职演讲中,彻底否定了前任、建制派、既得利益集团的作为,毫不留情地谴责他们是祸国殃民的黑手,并严肃重申“买国货、雇国人”的孤立主义政策。这就彻底击碎了所有人最后一丝“虚假希望”。
光我大刷存在感是不够的,我还要所有人都没有存在感。成吉思汗式的霸道,让美国、让全世界至少剧烈颤抖了72小时。
当他自始至终,保持纲领、策略、风格的一致性,完全无视“和为贵”的黄金诫命。那么,就意味着他将承受来自民主党-共和党建制派、参众两院、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大法官的掣肘阻击,影子政府、游说集团的明枪暗箭,媒体界的肆意扭曲丑化,学术界的猛烈抨击,华尔街金融帝国和硅谷科技王国的联合抵制,自由派此起彼伏的示威骚乱…
商人以逐利为本,得罪所有权贵,对他有什么好处?什么好处也没有!这时,特朗普就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而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革命家了:一个敏锐洞察了在世界格局变化中美国空前的危机,具有所向披靡的激情和意志,令人闻风丧胆的勇气和执行力的革命家。
二、特朗普要革谁的命
他要革美国政坛浮躁虚荣、懈怠低效的命。他要革金-权-舆论精英联盟操控美国的潜规则的命。他要革华尔街泡沫经济的命。他要革贫富严重分化的命。他要革实业衰落、基础设施残旧的命。他要革国库巨额亏空的命。他要革军备废弛、官兵怠惰的命。他要革自由派道德败坏、信仰虚无的命。他要革压迫宗教生活的政治正确的命。他要革WTO、TTP、全球化的命。他要革世界秩序的命。
在他所有要革命的领域,并非虚张声势说着玩玩的,而是筹划充分要真刀真枪开干的。他的班底,堪称史上最有钱、最具实务经验、最富攻击性、执行力最敏锐的鹰派团队。也意味着这个富豪团队将是最廉洁、最无私、最不怕得罪任何人的。因此,多项革命在他尚未就任就已经预先启动:约谈硅谷领袖、华尔街寡头、工业巨头,全球化招商引资,威逼利诱双管齐下,立竿见影。他和团队鹰视狼顾地入主白宫,意味着对低效僵化的官僚政治的革命至少完成一半。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政治正确发起革命,关闭了白宫的同性恋、双性恋网站。自由派、女权分子一哭二闹三上街,政治正确令在手,普世价值衣在身,他们什么时候不哭不闹呢?全世界自由派一边倒的惊惶抨击,他们什么时候不歇斯底里呢?Who cares!
文明政治是象征的艺术(跟外交家一样,通过含蓄微妙的方式表达赞成货反对),但过于迷恋象征,往往沦为虚伪矫饰,特朗普以赤裸裸的乡巴佬的风格,抛弃了大部分象征艺术,但保留了最重要的攸关国运的象征艺术。有六名神父、牧师在特朗普宣誓前,为他进行就职祷告,既有祝福,也有以上帝之名的诫勉,象征着日益软弱的各教派将再次团结在上帝之下,归正美国的道路。

“圣经告诉我们,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美,何等的善。”。
“我们不需要再心存恐惧。我们会被保护,我们会永远被保护。来自军队和执法部门这些优秀的男男女女,将会保护我们。更重要的是,上帝会保佑我们”。
这可以看作向无神论自由派的宣战,也可以理解为因上帝之名的邀请。
三、为何要革命?
华盛顿是美国独立革命之父,杰弗逊是美国平民革命理论之祖。美国国会,每年都要宣读一遍华盛顿的离任演讲,亦在警告避免党派内耗,谨慎介入国际纷争,以道德和忠诚固守国本。基督教或世俗保守主义,都不热衷革命。特朗普的政治主张,更接近华盛顿。
杰弗逊主张唯有持续的革命或骚乱,可以避免政治陷入僵化,窒息制度和社会的创造活力。他的持续革命、持续博弈的理论,遭到了他的弗吉尼亚老乡、同是国父的麦迪逊的批评。杰弗逊晚年也放弃了法国大革命式的革命激情,回到和麦迪逊的共识:在宪政框架下,通过代议制保持制度革新。杰弗逊在晚年回归保守主义或者说变得更审慎,常被忽略。而他壮年时的革命激情,常被作为革命旗号高举
从女性选举权、种族平权、性别平等、约翰逊法案、堕胎合法、同性婚姻、男女同厕、在公共领域驱逐宗教元素(涉及教材、仪式、符号、箴言、祷告等)等,无数大大小小的街头运动、舆论起义,进步主义、自由派从未停止过杰弗逊式革命,并通过议会、最高法院取得了节节胜利。持续革命中有一些权利主张是正当的,而越往后,自由派的革命,沦为以学术界、文艺界、娱乐界领军的无法无天的放任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已经严重腐蚀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精神,造成了无神论意识形态对传统价值观、生活方式的压迫和侵犯,偏离了第一修正案保护信仰、良心自由的初衷。
当自由派(几乎可以和无神论划等号),通过学术界、媒体、娱乐掌握了对历史、道德、信仰、法律的解释权、定义权,逐步形成了一种以普世价值之名的真理霸权。具体呈现为无孔不入、日益繁琐的“政治正确”。荒唐到政治人物诚实表明吃荤,都会被视为对素食主义者的冒犯;Facebook出现了52个性别选项;好莱坞极度荒淫,发明了穷尽了人类想象力的各种变态性交方式,若主张性道德则会被视为对他们的冒犯;文艺影像作品可以肆意嘲笑、亵渎上帝、信仰,却不能对无神论者评头品足。克林顿、奥巴马政府在政治正确的淫威下,作茧自缚,无所作为,日益官僚平庸化,沦为自由派的应声虫和作秀道具。
简而言之,自由派是一群无神论专制主义者,他们充分利用自由制度的宽容,宽于律己,苛于责人,要以平等之名消灭所有道德、信仰标准,统一到他们的虚无主义框架下。只许我批评你,决不允许你批评我。一批评,我就要一哭二闹三上街。
苏珊·邓恩在《姊妹革命——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启示录》录里,简明地阐述了二者的差异:法国革命,是普世主义的,追求社会制度的完美和统一,消灭差异;美国革命,是地方主义的,竭力维持差异,并以道德中立的宪法框架,保护差异和差异之间的重复博弈。只是革命年代和立宪时期,美国的人的道德、信仰远不及当代这么复杂。出乎国父们预料的是一个因信仰上帝法(神赋人权)而确立的宪政架构,被一群相信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后人雀占鸠巢、反客为主。
特朗普的革命,是对杰弗逊式的自由派持续革命的被动回应,同时也是一次忍无可忍之后主动出击的强势镇压,一次拨乱反正的革命,当然策略、手段都要在宪政框架下展开。

自竞选开始,特朗的群众动员方式,显然比自由派阵营文明得多,几未有他的支持者引发的骚乱,特朗普也从未表达过平均主义的政纲,却被污化为民粹主义。反观自由派公然蔑视经过宪法程序选出的总统,反复公然扬言要杀了总统,掀起跨州连郡的暴乱。到了依据宪法、传统惯例的就职日,再次聚众打砸抢烧,到底谁是民粹主义?自由派以理性、妥协、非暴力为核心主张自我标榜,但只要触到他们的政治正确G点,他们立即就离恐怖分子不远了。
四、革命损害了谁?利益了谁?
与其说特朗普胜选引发了社会撕裂,不如说特朗普的策略和政纲,撕开了美国政治正确的面纱,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道德、信仰各领域的沉疴痼疾,毫不留情地展露出来。触动了讳医忌药的既得利益集团,操控肤浅的自由派歇斯底里。
特朗普革命损害了谁?首要的问题,是否损害宪政架构。宪政架构硬硬的还在。
但是,特朗普毫不犹豫将要对它革命,以非常合法的方式对它动刀。最高法院,现有8名法官,保守派、自由派4:4,平均年龄在80岁。特朗普在第一个任期,至少可以扭转为5:4。在第二个任期,可以至少达成6:3的目标。如果8年后共和党再度执政,可以保证未来二三十年最高法院将由保守派控制。限制教会进行整治表达的《约翰逊法案》将有望被废除。

最近几十年,美国占据金融和信息科技生态链最顶端,以制定全球性的金融游戏规则和科技标准驱动经济,虚拟经济严重挤压、削弱了实体经济的生存空间。美国在二战中举足轻重的地位,离不开她无比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当此世界格局板荡之际,美国重振制造业,可兼顾经济和国防两个目标。虚拟经济促使国民浮躁骄奢、追求一夜暴富,加剧贫富差距,2008年的金融危机殷鉴未远,而实体经济有助于培养道德感、荣誉感和爱国主义精神。
最近十年,伴随强国全球化的银弹攻势和意识形态悄然渗透,自由世界早就沦为“订单婊”。自由派都是世界主义者,对爱国主义嗤之以鼻。以“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自我标榜。如果美国人都成为世界主义者,丧失了爱国精神,谁又来保护他们的自由?
自由派宣称的普世价值,因为被他们放肆阉割了哲学和神学基础,不具有任何经得起事实和逻辑论证的真理性;他们的行为,不是被道德律规范,而是被动物式的欲望和歇斯底里的情绪驱动,与他们宣称的价值观完全相悖。
英美宪政神学-哲学之父洛克说:无神论者无法真正理解平等。他们同样不能理解自由和责任、福利和代价的关系。
在独立宣言里,有一句话: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受造】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其中“追求幸福的权利”,并不是望文生义的追求个人享乐、自我实现的权利。在立宪时代,被公认理解为追求一种普遍的正直有德性的生活的权利,因为人有上帝的形象,而配得有尊严的幸福生活。罗马帝国亡于荒淫,若无特朗普的革命归正,现代罗马亦将亡于荒淫。自由派对克林顿的拉链门非常宽容,却对特朗普非常严苛。你做什么不重要,你说什么才重要(政治正确的本质)。根据自由派遵奉的法国左派、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他们奉行的消费主义、享乐主义和他们依附的金融资本家,才是造成他们精神被奴役、思想被规训的根源。而打击权贵寡头分赃联盟、振兴实业、繁荣经济、提倡勤奋、正直、有德性的特朗普,将他们从权力-金钱-媒体-娱乐的驯化装置中解救出来,才是他们的解放者大救星啊。自由派永远关注的是姿态,而根本抓不住实质,一如他们分不清特朗普的革命损害了谁和利益了谁。
对于中国的自由派,我的忠告:不要跟着堕落败坏的美国自由派指挥棒转。我在哪里,就要让哪里自由,才是唯一正当的态度。
五、宪政危机和东望王师又一年
在特朗普之前,美国出现危机,人们相信一切问题都会在宪政框架内得到妥善解决。本次危机,却引发了中国自由派的普遍恐慌。其实这次社会撕裂貌似剧烈,但至少表面的烈度,远低于南北战争。也许在台前幕后的各方,多次博弈和妥协后,会由对峙走向对话,撕裂走向弥合,冲突走向合作,当然,特朗普是一个结果主义者,剧情基本上会按特朗普的革命纲领上演。自由民主的美国,将再次回归正轨,重现辉煌。隔岸观火的我们,不必杞人忧天自乱阵脚,也不必自作多情越俎代庖。权且把这当作一次深入了解美国社情民意、理解宪政运作机制和评估中国、个人处境和出路的宝贵学习机会。
强国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小时候我们相信,当祖国强大了,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长大了才发现,当祖国强大了,再也没有人敢来救我们了。特朗普的革命,对强国的影响将是全方位的,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但有一点是非常确定的,强国会被削弱,美国会重新恢复强大。唯有一个强大的美国,才能给世界带来稳定的秩序,才有底气给专制国家的宪政转型保驾护航。
普世价值有两层含义,基督教普世价值,世俗普世价值。法国启蒙运动、大革命是世俗普世价值的倡导者。一般认为拿破仑的称帝是反普世主义的,恰恰相反,他是普世共和国最积极的推进者。他的远景是:同一个制度,同一部法律,同一种文化,同一种语言,同一种信仰(无神论),非常美好的世界共和国图景吧。遗憾他兵败滑铁卢,梦断圣赫勒拿岛,晚年又渴望回到基督的温暖怀抱里。法国是普世价值的策源地,如今焦头烂额自顾不暇;而美国宪政源于区域主义,曾经推行普世价值,又回归区域主义。世界的奥秘人猜不透,人说自助者天助。
我相信:哪里有上帝,哪里才有自由!
写作辛劳,若觉受益,感谢打赏




沉痛悼念沈爱琴女士

Posted on August 8, 2016 at 12:45 PM Comments comments (677)
               沉痛悼念沈爱琴女士

         惊闻中国万事利创始人,杰出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美中时装界的女中豪杰,我们的好朋友沈爱琴女士,于八月二日在中国杭州因病逝世。


        认识沈爱琴女士,始于2000年“中华文化美国行”活动。当年中国万事利集团作为优秀的丝绸服装企业,参加了在美国纽约时装设计学院召开的“首届美中时装交流展演糸列活动”万事利品牌绸时装在展演会中大放异彩。并且,沈爱琴女士在“国际时尚交流研讨会”上作了十分精彩的演讲,立志要做中国丝绸的领头羊,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此后,由于美中时装交流的发展及我们创办“浙江国际时装技术学院”(ZIFT)的需要。我曾多次访问杭州,并由于时装业务上的需要,和万事利董事长沈爱琴女士有过多次接触。每次访问,都是看到万事利的蓬勃发展趋势!中国万事利在沈爱琴女士的领导下,从白手起家,发展成一个多领域全方位集团公司,乃中国改革开放的榜样!

         沈爱琴女士的逝世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大损失,是中国时装界的一大损失,也是国际时尚界的一大损失。
         我谨代表美国美中时装协会,美国时尚与艺术研究院和美国雪鸟集团,为沈爱琴女士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



















































John Xu (许权荣)
美国美中时装协会荣誉会长
美国商会联盟执行主席
美国东方文艺复兴联盟主席
美国时尚与艺术研究院长
美国雪鸟集团荣誉顾问

2016/08/14.纽约